Spotify CEO丹尼尔·艾克表示,如果他今天才有这个想法,就无法建立起这个平台了,并且他将责怪苹果公司

Spotify CEO丹尼尔·艾克:如果我今天才有这个想法,说不定连充电都没电了,还得怪苹果呢!

在《每日邮报》的一篇专栏中,埃克对苹果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和亚马逊,批评了它们对待开发者和竞争对手的方式。

埃克写道:“如今,苹果和谷歌不仅仅是参与者,他们是移动互联网的规则制定者和门控者,控制着全球50多亿消费者的在线互动方式。”

埃克在《每日邮报》上为现正在英国议会审议的《数字市场、竞争和消费者法案》游说。

该法案将允许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对大型科技公司的行为制定严格的新规定。它将解决一些问题,例如虚假评论和难以取消的订阅。

违反新规则的罚款可能高达公司全球收入的10%。就苹果而言,这将意味着超过390亿美元的罚款,基于2022年的营收。

埃克表示:“如今的移动环境与我创业时期的开放和公平竞争相去甚远。”

“这也让我怀疑像Spotify这样的风险投资是否在今天是可行的。我猜想不行。”

在6月份,包括苹果、谷歌和Meta在内的全球最大科技公司表示,该法案过于模糊,将给监管机构带来不合理的权力,从而造成“重大的商业不确定性”。

“这些条件创造了一个极其不稳定的监管环境,可能对英国经济造成重大的冲击,包括抑制投资。”提交给委员会的意见中写道。

“对一切事物的秘密30%税”

埃克最近在媒体采访中谈及了创办他的音乐流媒体平台的困难,该平台目前估值300亿美元,并拥有2.2亿全球订户。

在接受《CEO日记》播客的采访时,埃克表示,在盗版音乐大量存在的时代,他最初认为流媒体服务是一个“可怕的主意”。他后来回忆起,他在争取与欧洲一些最大的唱片公司签订许可协议的几年中,失去了所有的头发,增加了30磅体重。

如今,埃克表示,他正试图说服政府通过该法案,帮助当前的初创企业在科技领域更具竞争力。

埃克的主要怨恨对象是苹果,特别是该公司对一些开发者(包括Spotify)在应用销售、应用内购买和订阅付费方面收取的30%费用。谷歌在自己的应用商店也向一些开发者收取30%的费用。

埃克在《每日邮报》上写道:“如果苹果没有从广大科技经济中获取这种租金并获得巨大回报,还会有多少初创企业会取得成功并发展壮大呢?”

苹果表示,在其应用商店上约90%的开发者不向公司支付佣金,而符合集团小企业计划并销售数字商品和服务收入低于100万美元的欧洲开发者支付15%的佣金。

埃克的对苹果的追诉与欧洲委员会在2月份以前曾被缩小范围,不再包括取消数字商品和服务费用的请求。苹果表示一直积极支持竞争,Spotify是其最受欢迎的第三方音乐流媒体服务之一。

“应用商店帮助Spotify成为欧洲最大的音乐流媒体服务,我们希望欧洲委员会能结束对无根据的投诉的追究。”苹果的一位代表在一份声明中对ANBLE表示。

Spotify的代表尚未立即回应ANBLE的置评请求。

埃克在与苹果的长时间争端中有自己的股份,苹果的音乐流媒体服务Apple Music被视为Spotify的主要竞争对手。该公司与苹果之间的争议始于其如何销售有声图书。

亚马逊也参与了这场争议,拥有挑战Spotify的自己的流媒体服务。Google正在通过YouTube建立自己的订阅模式,这可能会损害Spotify的市场份额。

然而,这位Spotify联合创始人远非唯一批评他所认为的科技大鳄对竞争的压制,这些科技大鳄的市值总和达数万亿美元。

去年,埃隆·马斯克推迟了Twitter Blue(现在称为X Blue)的推出,他将此归咎于苹果的30%佣金。在去年十月的一次交流中,他表示该费用“实际上是应有之义收取的10倍高。”他称其为一种“针对一切的秘密30%的税款”,最终由消费者承担。

今年二月,拜登政府回应了马斯克的论点,商务部建议苹果和谷歌“解决应用内购买的限制”,包括要求开发者在iOS应用商店或Google Play商店进行任何购买。这些公司告诉彭博社,他们不同意这些调查结果。

在谷歌和苹果的应用商店上有大约550万个应用程序。

亚马逊、谷歌和Meta尚未立即回复ANBLE对评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