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朋友称赞我孩子的腿部可爱丰满时,我恍然意识到身体积极性的重要性

体验孩子积极身体的重要性:当朋友称赞我的孩子有可爱丰满的腿部时,我恍然领悟
照片中的Virginia Sole-Smith穿着一件螺旋领的珊瑚色开襟毛衣。Virginia留着褐色的卷发,目光深邃蓝眼睛,佩戴着底部有蓝绿色镜片的玳瑁眼镜。她的背后是一个摆满了色彩斑斓书本的书架。
作者。

图片来自Gabrielle Gerard

  • 最近的研究表明,3岁的孩子们已经将肥胖的身体与负面特征联系起来。
  • 朋友的一句评论让我意识到成年人不应当评论孩子的身体-无论是胖还是瘦。
  • 这是来自Virginia Sole-Smith的书《肥胖谈资:在节食文化时代的育儿》的改编节选。

一个夏天的日子,当我的女儿分别5岁和不到2岁时,我们出去吃冰淇淋,遇到了Barbara,一个许久未见的家庭朋友,她还没见过她们两个变得更小之前的样子。当大人们看到孩子时,我们似乎无法控制地想要评论他们的成长和变化;不仅是为了标记时间的流逝,也为了从他们的身体上获得关于他们即将成为或可能成为的人的线索。

所以,当Barbara从上到下看了看我的女儿们时,我并不感到惊讶。“哦,我喜欢Violet的长长的芭蕾舞腿,”她说道。然后Barbara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嗯,让我看看,我有芭蕾舞腿吗?我想我有Beatrix的腿!又短又粗!”

“我觉得……她们两个都有很棒的腿?”我说。这感觉很尴尬。女孩们四处扑腾在草地上,到处都是滴落的巧克力冰淇淋,她们的双腿伸展在我们面前。Violet的确是又长又细的。Beatrix的则要短得多、更圆一些,带着美味的软乎乎的幼儿大腿。我们开始讨论度假计划,没有人再对我的孩子的身体或自己的身体发表任何评论。但我想知道:那一句评论对她们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呢?

拥有’正确’的身体

由于Beatrix刚开始组织句子,我并不太担心她会注意到Barbara对粗壮双腿感到绝望。这一次。但我对Violet完全没有把握。自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研究表明,当孩子们被呈现出各种身体类型的图片时,他们会评价最胖的身体是他们最不喜欢的。

更近期的研究表明,3岁的孩子已经将肥胖的身体,包括粗壮的双腿,与负面特征联系起来。而Violet在”5岁半”的时候(她总是强调这一点),已经足够大去理解这个。

当然,Violet也是收到了称赞的孩子。那又有什么损害呢?在这位朋友和整个世界眼中,她拥有”正确”的双腿。但我也曾经是一个瘦小的孩子。我记得心满意足地意识到我生活中的成年人羡慕我的身体,直到大学之前,我对此大致感到满意。然后,我的身体发生了改变。

在90年代的节食文化中,我相信我的正在改变的身体是不好的

那是在”90年代晚期”,是布兰妮·斯皮尔斯露出腹部的鼎盛时期,是”Delia’s”目录的时代,是凯特·莫斯和海洛因沙滩美的时代,是露腹背心和低腰牛仔裤的时代。我记得站在Abercrombie & Fitch的试衣间里,试图弄明白为什么我的腰弯出来超过腰带边缘,而其他女孩的腰弯进去。突然间,我很长时间以来被当作理所当然的这个身体部位看起来不对了。

腰部也会如此。手臂也会如此。锁骨也会如此。腿的所有部位也会如此。身体,从定义上来说,是不断变化的。但是我们的文化,如此被白人至上和男权主义所主导,将身体(尤其是女性身体)切割成一系列离散的、理想化的形状,光滑、紧致、没有毛发,并且最重要的是苗条。我们被教导,对于每个身体部位应该有清晰的期望,以及它们应该永远保持这种样子。

孩子们被教导将价值与身材大小等同起来

我们教育孩子们,不要将自身的切身尺度与自身的价值联系起来,忽略了我们从个⼈身心历來看到的,切身尺度是多变的事实。于是,长大后如果身材与⼩时候不同,就成为个⼈的缺点。这会让我们的身体变得陌⽣,变得难以控制,成为我们的敌⼈。

赞美瘦小的孩⼦⼜强化了瘦身材胜于胖身材的⽹络观念。这就是我刚才没有多说的原因 —— 因为这种观念已深植在我们的集体意識中。

教育正体意识没那么简单

我们希望孩⼦们热爱自己的身体。我们不希望他们节食或发展饮食失调等问题。然而,⼀旦他们从蹒跚学步进⼊儿童时期 —— 或者有时候甚⾄在此之前 —— 我们又希望他们瘦。我可能能向芭芭拉解释为什么给⻑明过多地夸奖她的外貌是不好的,为什么这可能会减少她对自身价值的认知。我可能能够阐述为什么

我希望我的孩⼦能有更⼤的想象和更宽阔的生活。但要解释为什么我同样热切地希望⺟夏尔一直热爱她的大腿如果这只是在早期儿童时期保持柔软。或如何破坏地让各种身材的孩⼦知道成年⼈对身材有这样的看法。又或者为何芭芭拉⾮得讨厌自己的⻝腿。

改变这种关⼼瘦的核⼼信仰意味着决定认为瘦身材和胖身材有同等价值。要做到这一点,您必须知道⼈类从来就有各种尺度;身体不同是种美丽且必要的现象。您必须相信发福并不是什么坏事。这意味着您必须对健康、美丽和道德观念的很多以往认知提出质疑。

摘自“Fat Talk: Parenting in the Age of Diet Culture”(Macmillan Publishers,2023年4月25日)。经Macmillan Publishers授权转载。

警告:对于此处出现的作品,已受版权法保护,严禁以任何形式进行复制和分发。必须与版权所有者取得联系以便以任何媒介复制或传输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