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枪支限制的众议员贾里德·戈尔登,直到死神来到他的家乡”

直至死神降临家乡,坚持反对枪支管制的众议员贾里德·戈尔登

6月15日众议院投票

Tom Williams//Getty Images

让我们讲述两个国会议员的故事,一个来自48个大陆的西北角,另一个则来自一切事物的极端。

缅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贾里德·戈尔登(Jared Golden)在这里被认为是那些“独立”的两党讨厌之一。例如,他几乎是唯一一位反对众议院最近一次试图打破这个国家对枪支的疯狂吸引力的民主党成员。戈尔登投票反对扩大背景调查、反对将购买攻击性武器的年龄要求从18岁提高到21岁,并且最终,在2022年7月29日,戈尔登 投票反对了一项袭击性武器禁令,在巴菲洛和德克萨斯州乌瓦尔代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这类武器被用于造成了致命的影响。然后,本周,死神降临到了戈尔登在缅因州刘易斯顿的国会选区。戈尔登参加了与缅因州其他政治家的新闻发布会。在参议员苏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贡献她惯常的含糊不清的说辞后,戈尔登说了这些话

“现在是我承担这次失败的时候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呼吁美国国会禁止像那位在我家乡刘易斯顿使用的这种袭击性步枪。对受害者及其家人来说,我请求您的原谅和支持,因为我正在努力结束这些可怕的枪击事件。”

这种对责任的承认和对改变的必要性的接受“震惊”了全国评论界,他们不习惯面对这些来自美国政治尘封的旧物。实际执政的空窗期会让每个人感到惊讶,尤其是来自众议院,目前由这个家伙领导着掌管

“你们中有些人在60年代末期已经出生,你们还记得那是怎么回事吗?反文化革命、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毒品、和平与自由爱等等,但是,”他声称,它“更多地涉及到对宗教和道德基础的破坏。”因为如果你还记得在60年代末我们发明了无过错离婚法。我们发明了性革命。我们发明了激进女权主义。我们在1973年发明了合法堕胎,国家政府批准了对未出生婴儿的杀害。所有这些事情发生是因为作为美国人,我们不再以创始人的自然法哲学为基础,而是以道德相对主义为基础,我们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现在,我们对适度容忍的东西,我们的孩子会在过度中为之辩解。当再前进30或40年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无道德的社会。人们说,“一个年轻人怎么会走进他们的学校并向他们的同学开枪?”因为我们教育了一整代,现在已经是几代美国人,让他们相信没有对错之分。一切都是适者生存,你是从原始泥浆进化而来的,为什么生命具有任何神圣的价值?因为没有任何神圣的存在去接受它。这对我们来说都不应该让人惊讶。”

枪不是杀人的凶手。无过错离婚才是杀人的凶手。

看起来,我们中的一些人对留在原始污泥中感到相当舒服。而其他人,比如贾里德·戈登(Jared Golden),继续进化成为真正的人类。

查尔斯·皮尔斯的头像查尔斯·皮尔斯

查尔斯·皮尔斯是四本书的作者,最近一本是《白痴美国》,自1976年以来一直从事新闻工作。他住在波士顿附近,有三个孩子。